健身小伙花8萬元拜師,數月后將師父告上法庭……

資訊日期:2022-04-26 07:16

胡某是一名健身愛好者,偶然在網上看到了從事健身行業的張某(化名),隨即被他在社交平臺上發布的自我展示所吸引。雖然胡某有一定的健身基礎,但一直希望可以接受更專業的培訓以實現明顯的提升。于是胡某通過社交平臺獲取了張某的聯系方式,表達了自己成為學員的意愿。


張某表示只要支付8萬元“拜師費”,就可以收胡某為徒,終生為胡某提供專業訓練指導和專業知識培訓。2020年3月,胡某分兩次向張某轉賬了8萬元后來到海寧,在張某提供的健身場所開始訓練學習。



在學習過程中,胡某發現張某提供的“專業培訓”并不如預期所說,而是不斷向自己出售藥品并指導使用,以此來“幫助”自己提升。



2021年6月,對張某失去信任的胡某決定不再接受培訓和指導,并認為張某不符合約定履行合同,導致雙方合同目的無法實現,于是將張某告上法庭,請求解除雙方合同并退回學費7萬元。



被告張某辯稱,雙方不存在合同關系,原告胡某支付的8萬元是拜師費,自己已收胡某為徒,其目的已經實現。同時自己也履行了指導義務,故請求法院駁回胡某的全部訴訟請求。



海寧法院審理后認為,胡某與張某之間雖然沒有簽訂書面形式的合同,但結合雙方一系列的行為,雙方之間存在合同關系。


從目的上看,胡某通過支付“拜師費”是想通過張某的指導,讓自己在健身健體方面獲得一定的成績,雙方建立起的是對等的權利義務關系。

從形式上看,我國法律規定中未對“拜師費”作出定義,法律法規中也無明確的禁止性規定禁止收取拜師費,但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公平原則,胡某向張某支付的“拜師費”8萬元應當理解為學費,而張某在收取原告支付的學費后應當依據自身的知識、才能向胡某傳授技藝。

從履行上看,張某收取款項后,對胡某進行了教練培訓指導。綜上,法院確認雙方形成事實上的合同關系,該合同關系不違反法律、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,且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,應屬合法有效。

鑒于本案合同關系涉及的是個人健身健體,是基于原、被告雙方高度的人身依賴關系而產生的合同,具有較強的人身屬性,合同關系的訂立是因胡某高度信任張某的技能、業務水平而產生的,現胡某對張某的信任基礎已喪失,如果強制履行會破壞此種高度的人身依賴關系。本案屬于非金錢債務,被告張某也不能對原告胡某替代履行。


因此考慮到本案的合同性質及原告主觀意愿等方面不適于強制履行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第五百八十條之規定,根據誠信和公平原則,海寧法院決定終止本案合同的權利義務關系。


合同權利義務終止后,法院綜合考慮雙方合同關系的持續時間、被告指導原告的實際情況、終止合同權利義務的原因等因素,酌情確定由張某退還胡某4萬元。
//


來源:海寧法院,在此致謝!

聲明:凡本注明“來源”或“轉自”的作品,均來源于網絡媒體,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。推送的文章僅供讀者學習參考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聯系小編(溝通:S-fazhizhiguang)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。
本文轉載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wyl860211@qq.com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。

最新資訊

熱門新聞

猜你喜歡

中文字字幕在线中文乱码2019